茄子快传apple

查理只是班图族的一个小插曲,比起四百多年的仇恨来说,他其实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附带品,但也起了部分作用。

圆了巴尔雷娜的遗憾,让班图族的记忆,重新唤回到三十年前,血一般浸泡的历史。

事实上如果他们是德洛斯帝国的人,彼此之间绝对不可能有半分谈话的机会,见面就打。

近乎于灭族的仇恨,现在部系在了里昂·哈因里希三世身上。

ex多尼尔内部,图书室。

伊沙杜拉以自己足够丰富的知识,来教导他对各种元素精妙的控制,同时教给他一些特殊的魔法技能。

免的他每次使用魔法就是粉碎,炸裂,那也太暴力了。

敏泰抱着一本基础魔法书籍,拼命的在啃内容,班图族的萨满能力来源于天生和启示,虽然自有体系,但比起暗精灵,魔界的魔法来说,还是太粗糙了一些。

萨满的能力更像是魔法与雷米迪亚圣力的融合品,一个非常粗劣弱小的分支。

“说起魔法。”

敏泰放下书籍,回忆道:“巴尔雷娜大婶说,不久前好像有一个小个子法师顺着山脊攀登雪山,但是有没有回来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一个人?”

清纯学生妹童真游玩外拍写真

伊沙杜拉指尖的笔旋转一圈,好奇问道。

“嗯,一个人,和我差不多的年纪,衣服很怪异,花花绿绿的,来了后直接就去攀登雪山了,没和我们打过招呼。”

班图族极度排外,最厌恶的自然还是德洛斯帝国,但对于那些有能力越过斯特鲁山脉来到斯顿雪域的人,也保有一分敬意。

夜林嘴角一抽,大概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,扶额默默尴尬。

“你认识?”

敏锐察觉到他异常的伊沙杜拉,不由得有几分讶然。

“呃……我从莎兰校长那里得知,魔法学校有一个和贝亚娜一样皮的孩子,喜欢穿的非主流古怪,不久前出去冒险来着,我在想会不会是她。”

伊沙杜拉默默点头,又担忧道:“一个小孩子,在这万年雪山。”

天色已经昏暗,斯顿雪域夜晚的风雪会更重一些。

巴尔雷娜又因为查理的缘故,处于极度悲伤的状态,现在去了解情况肯定是有些不合时宜。

“放心吧,莎兰说她实力还不错。”

勉强微笑着安慰了一句,心里却吐槽不断,何止还不错,简直就是很强很强!

疯癫的莉莉,受斯卡萨影响迷失在雪山上的魔法师,目前蹲在班图族曾经的水源地利库天井,和一刀哥齐名的秒杀级存在。

一手烈焰冲击和流星雷连击技能打的是让人欲仙欲死,崩溃不得。

跪在她手中人,比利库天井深处的寒冰巨人利库还要多。

利库天井是一处雪山腹部的天然山洞,因为深入地下所以少见积雪,温度稍高,有比较干净且充足的未结冰水源。

曾经是班图族考虑的居住地之一,可以阻挡风雪的侵袭。

但因为天井内有层出不穷的哥布林,冰元素,寒冰蜘蛛和巨人,而且找不到彻底消灭的根源。

考虑到会被偷袭族人安得不到保证,久而久之,也就放弃了利库天井这个天然的避风避雪的山洞空间。

“姐姐,我先去休息了。”

敏泰打了个困倦的哈欠,她是族内的萨满,下午安葬查理的时候,她必须在场。

进行仪式上的沟通,祈祷那位和雷米迪亚信仰的神灵一样,不知模样的“库尼莱”。

“去睡吧。”

揉了揉敏泰的小脑袋,在小队没离开斯顿雪域之前,她都会在这里学习魔法。

敏泰离开后,图书馆内也只剩下他和伊沙杜拉。

希娅特她们喜欢闹腾的性子,安静下来读书基本是不可能的,图书馆就是她们的禁地。

指了指她丰腴的大腿,报以试探的目光,得到一丝嗔怪的许可后,又享受舒舒服服的膝枕。

“真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种族啊。”

伊沙杜拉轻轻揉着他两侧的太阳穴位,虽然来了没多久,但班图族还是给了她很深的印象。

“是啊,假如没有了冰龙威胁,班图族的生存环境会好上很多,到时候领地就不是小小的斯顿雪域能满足的了。”

他似乎意有所指,好战的性格让班图族在休养生息后绝对不会安分,目前地上空间被几个国家分割占据,地下空间是暗精灵的天下。

完的和平,是不可能的。

虽然斯卡迪和里昂开始屯兵边境的做法,让一些知道三十年前雪色战役的人有些不齿,但事实就是不屯兵,晚上真的会睡不着觉。

“馆长,你的觉醒门槛,会是什么样的?”

伊沙杜拉的能力偏向于各种精妙的封印,咒语,元素系魔法的掌控并不是专精。

这就不免让他有点好奇,除却魔界人的十种职业者外,伊沙杜拉会另辟蹊径不成?

成为一种新的觉醒者?

“我也不知道,希娅特有古剑神的剑术,但是咒术这一脉……”

纵使伊沙杜拉学识渊博,在新的觉醒者道路上,还是罕见的出现了迷茫。

她翻遍书籍并没有找到类似的先例,奥菲利亚的师父亚丁·巴德可能也是这条路,但他已经死了。

“咒术……”

夜林呢喃一声,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很特殊的存在。

跟随狄瑞吉转移的石骨兽首领,咒术师纳扎罗!

“我知道有个家伙同样精通咒术,说不定它能让你启发点什么。”

“真的?”

伊沙杜拉有些惊喜,就像格斗一脉女性为正统一样,法师一脉主要的修炼方式也是元素魔法。

即使是某些特别的攻击方式比如风、血、土等等,在魔法的历史上也有脉可循。

但是咒术的职业,一直都被当做辅助性质的能力来修炼。

“唉……你知道我多少岁了么。”

激动感一眨眼就消散了,伊沙杜拉神色微微黯然。

即使实力再跨越一步,也不过堪堪达到希娅特的水平,自身却完没有对方的青春与活力。

或许再过几年,人老珠黄,就会变成后勤部长一样的存在吧。

“十八!”

呼吸微滞,伊沙杜拉不由得笑出声,膝盖微抬把他垫高了一些,用自己过肩的长发去蹭他的脸,惋惜道:“好话改不了事实,差点够这个数字翻两倍呢。”

“我啊,其实对冒险并不太热衷,但是因为爱读书,所以年少时加入了gbl教。”

他没问怎么突然这么多愁善感了,因为伊沙杜拉自己应该会解释的。

“我只是想见证你们的成长,你们近乎于传奇的故事,这会让我有一种成就感。”

似乎憧憬一般,她双目好像穿透了图书馆的墙壁,直视到一个遥远的未来。

“我想看看希娅特究竟能不能斩断帝国,墨梅会不会成为虚祖传说中的念帝,月娜什么时候张开圣洁六翼,还有我不了解底细的麦露和谷雨,以及……我都不知道你要做什么。”

她颇为苦恼极为无奈,使徒和邪龙这人都敢养院子里,他打的什么主意,真的就是那个赫尔德?

夜林侧了侧身子,愣愣的看着紫色纱裙,以及若隐若现的蕾丝,古怪道:“不只是赫尔德,你就不想知道阿拉德超古代的诸神们,比如乌希尔、库尼莱,圣职者的神,都在哪么?”

“这……”

伊沙杜拉迟疑了少许,低头问道:“乌希尔的时代起码是一千多年前波罗丁时的崇拜物,库尼莱和雷米迪亚信仰的神,真的会存在么。”

“不知道,不确定,但很有趣不是么,如果存在的话,难道你不想看看长什么样?”

没等伊沙杜拉回答,他放弃膝枕直腰起身,又是“很不小心”,把脸撞在了正义下面,在嗔怪的目光中揉了揉鼻子道:

“乌希尔的信徒们,就生活在斯特鲁山脉的深处,不过具体位置是个谜。”

在斯卡萨之巢的更北方,就是班图族也难以生活的永久冻土,那里是真正的绝迹之地,寸草不生。

信徒也是需要生活的,不可能靠着信仰就免去了一切物质需要。

但班图族一直没有发现乌希尔教的踪迹,所以他推测是不是有像利库天井一样的其它入口,掩盖在雪山的某处。

乌希尔的信徒们生活在雪山内部,这才使得无论是班图还是冰龙,都没有对他们造成威胁也没发现他们。

时间过去太久了,上次回到圣者之鸣号的时候希娅特去问了露德米拉,当初一起逃出监狱时分开的朋友们,现在状况怎么样。

露德米拉说好是挺好的,但就是不知道在哪。

Tags: